弧长,缺灵感。《北方残歌》会重制。

诗间感


我希望,
在我陷入混沌之时,你能将我拉到黑白分明之地;
我希望,
在我犹豫不决之时,你能引导我走向正确的道路;
我希望,
在我犯下弥天大错之时,你能找出我尚在的良知,
并将其扩大,
净化我心,
感怀我命。

诗间四时


孤雁

——我的一生都送与你以书信。

当年的火光劈开了一条路,
这路坎坎坷坷,坑坑洼洼。

它通向的,
是梦,是远方,是家乡。

这梦,
使他陷入梦幻与缥缈,
自欺欺人地,
苟活于世。

这远方,
使他思忖过去与现在,
兢兢战战地,
伪装自己。

这家乡,
也便成了星火燎原后,
那虚无的,
在原野上的,
已死的,

灵魂。

诗间四时

愿你在失落的河流中感受生命的呐喊
不被世间的丝竹之音扰乱
将手上的丝缎挥舞
雪声澌澌
过去坎坷不平的脚印
被现在纯美的冰雪掩盖

自白

chapter.1 病房

  我沉睡了多久?一个世纪?或许只是一分钟。


  我的感官告诉我,我沉迷在梦境的时间很长,很长,可能比清醒的时间还要长。算了,反正目及之处都是灰黄。那暗沉的,无光的颜色。


  我挣脱手上的输液管,晃晃悠悠地走出那木条构成的门。眼睛好像看不清了,那景象似是砂纸摩擦过木头留下的木屑聚集在我的眼前;又好像是烟雾,拨不开的烟雾,昏昏暗暗,无边无际。


  我发挥我仅有的听觉,听到了稀稀疏疏的呢喃,却由不得我的大脑去解析这话语。


  他们,在谈论我吗?听不懂,不知道。


  随后,头重脚轻的感觉越发明显。我不禁,在那朦胧中跌落,继续我的梦旅行。...


短小的露中脑洞0.2【上】

   【学生露X教授耀】


  "不好意思,王教授,"伊万蹑手蹑脚地走到王耀的背后,“您能把您的聊天账号给我吗?我可能有些问题会课后问您。”


  “啊?”王耀正整理课件,被这个东欧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拿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转身看向伊万。王耀面前的这个高大男人正等待他的回答。王耀叹了一口气,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草稿纸,钢笔笔尖在粗糙的纸上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写下了一串数字。王耀拿起纸,确认无误之后,将他递给伊万,补充道:“先用着这个聊天账号来联络吧,比较方便。话说,你有企鹅号的吧?”


  伊万手上攥着那张纸条,诧异地看着王耀:“啊...

短小的露中脑洞0.1

“快看,耀。是朝阳。”高大的斯拉夫男人指向远处那一点点朦胧的辉光。

黑发的中国男人闻声顺着他的指引看向身后的朝阳,略微不屑:“那又怎样?我们这里常有的事。继续演算数据吧,布拉金斯基助教。”

“啊哈,可是在俄罗斯,特别是处于极夜时,万里无光,万尼亚我可是很讨厌黑暗的呢。”

王耀看向他:“我该说对不起吧?抱歉。”

“不,亲爱的耀。”伊万站起身,轻吻书桌对面的王耀,“现在,你就是我的太阳。我亲爱的太阳,你毋需道歉。”

————————————————————————————————

我诈尸了。

© 白船泛百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