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缺灵感。《北方残歌》会重制。

文章整理

露中脑洞系列

【原创/露中】一个很短很短又虐的脑洞

短小的露中脑洞0.1

短小的露中脑洞0.2【上】

【TBC】

———————————————————————————————

《北方残歌》【AU、ABO设定】

第一章:军师

第二章:约定

第三章:相见

第四章:合作

【TBC】

———————————————————————————————

《自白》【体现作者的智障思维/随性之作】

chapter.1 病房

【TBC】

自白

chapter.1 病房

  我沉睡了多久?一个世纪?或许只是一分钟。


  我的感官告诉我,我沉迷在梦境的时间很长,很长,可能比清醒的时间还要长。算了,反正目及之处都是灰黄。那暗沉的,无光的颜色。


  我挣脱手上的输液管,晃晃悠悠地走出那木条构成的门。眼睛好像看不清了,那景象似是砂纸摩擦过木头留下的木屑聚集在我的眼前;又好像是烟雾,拨不开的烟雾,昏昏暗暗,无边无际。


  我发挥我仅有的听觉,听到了稀稀疏疏的呢喃,却由不得我的大脑去解析这话语。


  他们,在谈论我吗?听不懂,不知道。


  随后,头重脚轻的感觉越发明显。我不禁,在那朦胧中跌落,继续我的梦旅行。...


短小的露中脑洞0.2【上】

   【学生露X教授耀】


  "不好意思,王教授,"伊万蹑手蹑脚地走到王耀的背后,“您能把您的聊天账号给我吗?我可能有些问题会课后问您。”


  “啊?”王耀正整理课件,被这个东欧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拿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转身看向伊万。王耀面前的这个高大男人正等待他的回答。王耀叹了一口气,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草稿纸,钢笔笔尖在粗糙的纸上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写下了一串数字。王耀拿起纸,确认无误之后,将他递给伊万,补充道:“先用着这个聊天账号来联络吧,比较方便。话说,你有企鹅号的吧?”


  伊万手上攥着那张纸条,诧异地看着王耀:“啊...

汗水浸湿我的后背,感觉自己快要生锈。我需要呼吸。

我愿与死神同行,只为你。只为你,亲爱的。

短小的露中脑洞0.1

“快看,耀。是朝阳。”高大的斯拉夫男人指向远处那一点点朦胧的辉光。

黑发的中国男人闻声顺着他的指引看向身后的朝阳,略微不屑:“那又怎样?我们这里常有的事。继续演算数据吧,布拉金斯基助教。”

“啊哈,可是在俄罗斯,特别是处于极夜时,万里无光,万尼亚我可是很讨厌黑暗的呢。”

王耀看向他:“我该说对不起吧?抱歉。”

“不,亲爱的耀。”伊万站起身,轻吻书桌对面的王耀,“现在,你就是我的太阳。我亲爱的太阳,你毋需道歉。”

————————————————————————————————

我诈尸了。

【原创/露中】北方残歌【第四章:合作】

Chapter.4 合作


一座座红瓦顶的房子星星散散地点缀在沙俄皇宫群的北面山坡上,风车转动,炊烟袅袅。柳德米拉河在沙俄宫城城墙外延粗壮茂密的稠李树林错落成的曲径蜿蜒流入宫城。说是柳德米拉河,倒不如说是一条命名为柳德米拉的溪流。宫城内,不论是枝稠叶密的水杉,亦或者是姹紫嫣红的杜鹃花都沿着河边生长,这在沙俄算是难得的一景。

而管理这些花草树木的,正是宫城中的一些女官们。

王春燕,就是沙皇宫廷中数以百计的女官中的一位。从小王春燕就听从养父母的教诲,相信身为托里娅·罗利纳提斯麾下一位女官是无上的荣光,更别提为沙俄皇室服务。

可是现在的她完全体会不...

【原创/露中】北方残歌【第三章:相见】

Chapter.3相见


“先生,”一缕阳光侵蚀着笼内的昏暗,黑色的绒布被掀开,“该醒来了。”


该死!


王耀在心里咒骂。他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华夏面孔的少女,少女对着他拘谨地笑了,温柔大方,顿时消去了王耀的怨气。


“王耀先生,”少女再次开口,清丽的嗓音宛如泉水潺潺流动,“我是来接您的。”


王耀迟疑了一会,把手递给了少女,他支撑着弯腰走出了牢笼。


“请跟卑职来。”少女开口。


王耀一脸迟疑,但最终还是选择跟随。同行的还有几个侍女,看起来不太好熟络——她们一...

【原创/露中】北方残歌【第二章:约定 】

Chapter.2 约定


北/京到莫/斯/科,万里路程,王耀一直是俘虏的身份。而现在,王耀眼前的这个斯拉夫人告诉自己,他可以成为“军师”——虽然不是华夏的“军师”。


“只要是个追求自由的人都渴望逃出囚笼。不知道,先生是不是这样的人呢?” 


“你在威胁我。” 王耀一改之前的滑稽形象。


“哎?为什么这么说呢?”伊万装作不知道。


“我可以拒绝你,但,我可能很快就会当做玩物被弄死,”王耀说着,看向伊万,可是烛光黯淡,看不真切,“然而...

【原创/露中】一个很短很短又虐的脑洞

注意【很久之前的产物=-=】

很短,也不精悍。嗯。
1、无工口;国拟;苏/联解/体梗
2、文笔不好,不喜轻喷=-=

以上。
 ——————————————————————————————

1991年的冬天,伊利亚死了。 
王耀从未想过,那无限风光的北方巨国会轰然倒塌。那个冬天,成为了王耀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魇。 
 
冬风叫嚣着。 
王耀站在伊利亚的墓前,任凭刺骨的冷风刮在脸上,那么冷,那么绝望。他来向伊利亚道别,向他曾经的东欧情人道别。 
“嘿,该死的白熊,你终于死了。我很开心呐……”他坐在他的墓前,生理盐水在眼睫之间冻结成冰碴,刺得皮肤生疼。...

© 风过几时 | Powered by LOFTER